突然想要來分享一下,我的婦產科醫生,從小到大只遇過兩三個婦產科醫生,經驗不多,但台大陳欽德,是我最感激的一個。


話說我懷金豆時,鄰居阿姨推薦我去找台大的婦產部主任,雖然他不接生,但給他產檢絕對沒有問題。醫生主任話不多但相當細心,讓新手孕婦釋疑不少。等到了28週必須轉診,他推薦我他的學生:陳欽德,說他原本就是台大醫生,但後來去美國進修當時剛回台,病人還不多,而且就住在醫院附近,任何時候生產他都會立刻趕到。有了主任的掛保證,我放心,但一開始我有點不習慣他的作風。


陳欽德醫生非常親切,笑臉笑臉的,而且每一次都親自幫孕婦照超音波(主任沒有每一次都照,而且也不是他親自照),有時候還是他自己去推超音波機器到他的診間,醫生兼工友。每次只有一個孕婦或病患在診間,減少尷尬,但他總愛先把最糟的狀況說給孕婦聽,新手準媽媽常會緊張。


但熟悉他的風格之後,就很放心把自己和小孩交給他。還記得生金豆的時候,一向親和的他,在產房很嚴肅,曾經大聲命令我得真正用全力把胎兒推出來,著實讓我對他刮目相看,可見對生產的重視。生完之後並不是就沒他的事了,每一天都來巡房,的確是每一天,有時甚至到了晚上十點他還來看我,相當感動。


張小二是我懷孕生涯中一個重要的點,心情上下起伏永生難忘。曾經在看診過後,他陪著我走出台大醫院,一路上跟我聊很多,就像是個鄰家大哥一樣。他給每一個孕婦他的手機號碼,隨時有狀況都可以打給他。當時懷著張小二,突然出血,我打給他,問他我應該要去一般急診還是產房(因為還不滿20週)。他叫我到產房所在的兒醫9樓報到,原本他要我經過藥房時去買兩支黃體素針,結果又趕快打給我,說他已經幫我準備了。我家離台大不遠,結果陳欽德醫生比我更快,我們到的時候他已經在大廳等我了,醫生帶我和張少爺去一間小辦公室檢查,巨細靡遺地告訴我為什麼他認為張小二已經離我而去。他知道我很難過,一直用很穩定的口吻讓我安心。


手術的那天,醫師也是一早就到了,排第一刀,但仍是要等待一些前置作業,陳醫生一直陪在我和我ㄤ身邊,講解很多手術流程,也分享很多他自己的生活。我非常感謝他,即使那次的手術對我們來說是生命中的一個遺憾,但也因為他的細心和技術,讓我能夠再次調養好身體,順利地懷上小布。


這次懷孕的過程相當順利,一路上陳醫生和我分享的都成為我懷念懷孕過程的重要因素之一。半夜入院大概半個小時之後,陳醫生就進來看我了,一直關注胎兒的心跳,很頻繁地來告訴我他現在覺得我的狀況如何如何,例如陣痛頻率加強啊、胎兒心跳血壓有一點點下降但不要擔心啊、子宮頸開得很快啊、或是他認為可以加速打一針趕快去生等等。這次的生產,我知道陳欽德醫生對於生產過程的嚴謹,因此我也很努力地專心用力,反而陳醫師這次比較談笑風生,生完之後還調侃張少爺,沒去拍小孩量體重,反而待在我旁邊跟我們一起聊天。


PS:對於我才剛報到(還不是產房喔,只是待產而已)陳欽德醫生立刻就到醫院陪我這件事,對照我生完在恢復室時,聽到一個已經被推進產房但痛到呼天喊地大叫「我求求你趕快讓我生」,但他的醫生半個小時之後才到的狀況,我不知道是我的醫生太盡責,還是那個醫生太大牌。


這有個插曲,生完要去恢復室時,需要爸爸幫忙推嬰兒車,結果張少爺忙著自己走出去,忘了小布,被醫生嘲笑了一番。等在恢復室時,先生需要去辦理很多文件,這時是陳醫生陪在我旁邊的(雖然我精神很好),醫生又笑說:「把拔剛剛忘了小孩,現在忙著去辦事,又忘了幫你倒水給你喝了。」結果是醫生幫我倒水陪我聊天,如此親和的醫生,我真的很榮幸認識他。


不過我有一點點不解,之前陳醫生說因為初期胎兒看起來小一週,所以我的預產期應該往後一週延到9/24,但我去待產的時候,護士聽我解釋了我的預產期,認為其實還是應該以生理期的的計算公式來算,也就是9/17,在我的生產報告上寫的也是39週+6天生產,兩邊不同調?不過反正這也不是啥重要的事,只是有朋友問我我算是幾週生的,看來醫院的紀錄是39W+6D,預產期前一天囉!


生了小布後,陳醫生依舊每天來巡房,看看我好不好,也看看小孩好不好。基本上,我所了解的婦產科醫生都非常好,之前有新手孕媽咪問我,要不要包紅包給台大醫生,說實話,我壓根都沒想過這問題耶!這年代了,還真的有人會送紅包嗎?就我所知,台大的規定非常嚴格,生金豆時我要送彌月蛋糕給產科的護理站和醫生,都被直接拒絕,蛋糕耶,只是蛋糕都不能收,更遑論紅包了(我不確定其他名醫會不會收啦,但我希望他們不會)。而且我也不贊成這種紅包文化,何必養壞了他們的胃口呢,送紅包對我而言,是汙辱自己也汙辱醫護人員,起碼我遇到的台大人,都是非常專業又認真的,放心地把自己和孩子交給他們吧!

    jackytina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