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豆某天吃著Cheerio,拿了一顆給我,一如往常地說要「給BABY」,還指指我的肚子,我故做堅強悠悠地跟她說:「沒有BABY了,BABY飛飛飛,飛走囉。」,讓我的情緒又陷入低迷,原來我看似平靜,其實只是壓抑。即使只有確定沒心跳的那一天我在金豆面前大哭過之外,其他時間我盡量沒讓她感受到我的難過,但天真無辜的金豆寶,應該能感應到媽媽的不對勁,或許對不起我的金豆寶,我影響到她了。

 

手術後也兩個多星期了,情緒上緩和不少,曾經最激動的時刻已經過去,靜下心來想想自己的生活該如何歸位。回歸"正常"生活,我是指可以跟大夥兒談笑風生、很熱心地約這邀那的生活,對我這樣個性的人來說,需要花點時間。把精神全力放在金豆身上,的確讓我瞬間忘記很多事情重拾快樂,但一但放空又陷入不當的憂愁。

 

失去了就是失去了,無力挽回。每天在問 WHY & WHY ME 於事無補。身邊的家人看著我難過,他們其實也不好受。同事非常貼心地,從我第一天回公司上班至今,很少主動提及這事兒,然而偶爾談到或給個大擁抱,有時候還是忍不住眼眶中盪轉的淚水,來不及堅強到獨自時才卸防。

 

一個同事某天請我吃飯,跟我聊聊,她說,若自己一直沉浸在憂傷當中,豈不沒辦法開心"其他的開心"?!我覺得這句話說得好極了,我是該往遠處看一看。同時也要跟我一些朋友說抱歉,請不要覺得我不知好歹拒絕你們的熱情,但我現在還是不太敢恢復社交,推掉了很多善意的邀約(但萬分感謝!),有些是生理上尚不適合(例如游泳、玩水,或得讓我抱著金豆的),但更怕眼對眼的安慰或一丁點的敏感刺激,最最最主要是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情緒而破壞了別人的興致。

 

朋友們中也有像我類似的例子,有人很樂觀,很快地放下,有人也是很辛苦地走過來,大家以過來人的身分開導我,我心存感激。一位致友說我太急著想體貼別人,怕我的難過讓別人更難過,所以讓自己壓抑自己的悲傷,乾脆大哭幾場吧!某天跟我媽懇談,突然開竅,這場"失戀"算是我一生當中復原時間最短的一次。

 

我稱這場悲劇為失戀我想也不為過,不過充其量應該只算是單戀而已,三個月大的張小二應該還來不及愛我。既然是單戀,那哪會那麼難過,我想,我傷心的應該不只是失去他而已,而是近兩個月來的期待和美麗幻想被拔空了。

  

或許有人冷眼看我,覺得我倒底還要難過多久?但從我知道懷孕到結束緣分8週的時間,每天的盼望是加乘的,實在有點難在兩個禮拜內全部放下。當然,我希望我不會花到兩個月的時間,才能坦然。換個角度想,我其實一直是個很容易滿足的人,因為我擁有太多的幸福。這次事情發生後,我收到好多朋友催淚又真誠的安慰,也好多人告訴我,他們有多羨慕我的生活,有很愛我的老公和可愛聰明的孩子,家中長輩也健康,朋友交心,工作沒有煩惱,物質心靈雙重滿足。如今的情緒受困顯出我的不滿足,所以我應該重視的是這些我珍愛的人,而不是已經逝去的青春。

 

有了領悟之後,張少爺和我做了一些"儀式"(放心,不是作法),讓我們真正放下。現在若想到談到可能還是會掉幾滴淚,晚上睡前夜深人靜,也會想到他,難過幾分鐘,但我知道我要為活著的人開心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自己。

 

 

THANK YOU ALL FOR YOUR SUPPORT!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
金豆 & 小布

jackytina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